澳门新匍京娱乐app > 新匍京股票基金 > 海富通基金周雪军:自上而下重配置 不断拓展能力圈
海富通基金周雪军:自上而下重配置 不断拓展能力圈
2020-02-03 153

  文/新浪财经 陶然

海富通基金周雪军:自上而下重配置 不断拓展能力圈。《科创板日报》(上海,记者 韩理)讯,11月5日是科创板提出一周年的日子,这一年来,A股市场因为科创板的设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在基金行业,今年4月科创主题基金火速获准发行,包括南方科技创新混合基金在内的7只基金成为首批科创主题基金。根据choice数据统计,截至11月5日,首批7只科创基金中,南方基金的南方科技创新混合以超过28%的回报率成为首批科创基金中收益最高的一只。日前,南方科技创新混合基金经理茅炜接受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科创板的创立给基金行业带来了重大机遇,为成长股带来了更多的关注度。”“β行情上抓α”2019年是茅炜加入南方基金的第十个年头,出身精算师的他最开始是南方基金研究部的研究员, 2016年成为基金经理。数据显示,茅炜管理的南方科技创新混合A和南方科技创新混合C,截至11月5日,从5月6日成立至今回报率分别为29.40%和28.89%。对于该基金的管理,茅炜介绍说,南方基金施行的是“1+1+n”的团队模式。“1”代表他自己,另一个“1”是团队的组长,“n”是背后的研究团队。在日常的团队分工中,茅炜主要负责大类资产配置和行业配置,“自上而下”进行研究,而团队组长则负责具体股票的研究,自下而上进行投资建议,基金经理在管理基金的过程中会充分听取研究员的建议。对于南方科技创新基金做业绩归因分析,茅炜表示,我们更看中的是个股本身的质地,而不是靠仓位的变化来寻找超额收益。“从长期看,跟随大盘的涨跌来改变基金的股票仓位很难获利,根本上还是需要依靠公司的成长性。”他强调。对于目前科创板的投资价值,茅炜表示,有些科创板股票估值相对较高,对这类股票会选择规避。而有些公司随着股价和估值回调,如果调到一个比较合理的位置,就会考虑入手。在个股的选择标准上,茅炜告诉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,他们一直实行在“β行情上抓α”的方式。茅炜介绍,首先,会选择高景气的行业,而要维持这种景气度,需要行业有较大的市场空间。其次,是看中标的本身的质地,而判断标的质地有三点要素,第一是标的公司的治理,这也是最为核心的;第二是该公司本身在行业中所处的地位,能否享受到行业成长带来的收益;第三是整个公司的长期可见性。“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。”茅炜坦言,“好公司如果价格较贵的话,也不在我们买入的范围。”科技行业受到更多关注基于上述选股策略,在三季度茅炜团队迅速捕捉到了科技股的方向。南方科技创新混合基金的三季报显示,前十大重仓股中,闻泰科技、领益智造、汇顶科技等个股在三季度大涨,部分股票涨幅实现翻倍。不过近期部分科技股因业绩不达预期等原因股价下滑明显。对此,茅炜认为这是正常的表现,部分科技股今年涨幅超预期,投资者落袋为安的情绪较重。因此他对四季度的行情持偏于谨慎的态度,并且认为总体来说科技板块会处于一个偏震荡的行情中。值得一提的是,震荡的行情或多或少都会对基金净值产生影响。不过,茅炜认为,基金经理要有自己的判断,在震荡的行情中,根据公司基本面的情况调整持仓结构应对市场震荡,而不是减少仓位来避免损失。展望后市,消费、半导体、电子、传媒是茅炜比较看好的方向。而对于当下十分热门的区块链板块,他直言“还在寻找标的”。他表示,南方科技创新混合是“创新基金”,不会急于参与短期主题炒作,还是会坚持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。在提及科创板对基金行业的影响时,茅炜表示,除了为基金行业带来更多的投资机会,科创板的设立还提升了成长股的关注度。在公募基金行业一直存在行业轮动的现象,而科创板的设立让部分投资经理专注于挖掘成长股的价值,也给科技类行业带来更大的机会。

  新浪财经讯 “我的专注点是拓展能力圈,在能力圈内做好自己的事情。” 海富通基金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监周雪军如是说,“经常干能力圈范围外的事情,那肯定是做不出阿尔法的。现在大家也越来越知道,需要专注到优势领域中,把眼光放长远点” 。而他从业十余年来,一直在不断拓展能力圈,争取给投资者更好的回报。

  投资方面,周雪军认为,应慎做仓位高低变动,做好风险控制的基础上,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向判断,再结合自下而上的个股挖掘,在优势领域做出业绩。对于市场,他表示更看重三个因素,第一是企业盈利情况,第二是无风险利率,第三是风险偏好。行业上,周雪军偏好大消费、大金融板块,他也认为科技类行业未来是向好的,看好科创板出来后的很多优秀科技标的。

图片 1

  周雪军,硕士,曾就职于天治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。2015年2月加入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曾任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,现任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监。2015年6月起任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基金经理。2016年4月起兼任海富通改革驱动混合基金经理。2018年11月起兼任海富通中小盘混合基金经理。2018年12月起兼任海富通沪港深混合基金经理。

  投资篇:专注优势领域并拓展能力圈 慎做仓位高低变动

  周雪军有着自己的投资体系,专注做好自己能力圈中的事。他偏向自上而下选股,认为通过仓位变动来实现超额收益较难实现,而两次难忘的经历也帮助他完善和拓展了自己的投资边际。

  灵活配置型基金如何操作——我们做灵活配置型基金,但仓位上我们不会有大幅波动。我们和做基金研究的专家们交流,也是这种感觉。大家普遍认为,基金经理做仓位选择很难,或者说通过频繁的建仓加仓来获取长期收益是很难的,在仓位上要择时很难。你可以做对一次、两次,但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,很容易出现严重的后果。

  从产品设计上来讲,灵活配置是一个工具,但这个工具要慎用。因为从长期看,你很可能加着加着就加到高位上了,减着减着就减在最低点了。所以灵活配置型基金比较普遍的做法有两种,一种是常年在80左右,遇到极端情况做一些增减,类似于偏股型产品;另一种就是常年在20的仓位左右,买50-60的债券,做低风险运营的产品。

  当然仓位调整是具有灵活度优势的,比如我某段时间想要做大的调仓,那可能会慢慢降低仓位,转换到看好的方向上去。这种仓位选择也不可能减很多,减10-20个点就差不多了。

  投资体系——我觉得首先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,并尽量完善和拓展,才能适应日益激烈的市场。第二点,我还是偏自上而下的投资风格方式,做方向把控,争取相对收益。第三点,我的风险偏好不会特别高,相对会分散一些,控制住风险。总结下来是比较明确的是这三点。

  之前也提到过两次痛苦经历,那其实都是在拓展能力圈。一开始研究大金融和周期品,第一次13年是拓展到成长类投资,第二次17年是拓展到泛消费领域的投资。到现在为止能力圈越来越宽,短板也不是很明显了。下一步是进一步细化,与投研团队配合,持续地把行业和个股筛选做得更精准。

  为何产品规模下降——海富通改革驱动16年业绩比较好,所以申购资金比较多,17年业绩排名是中等偏上一点,没有那么突出。有些投资者判断未来风格可能会偏向于别的方向,所以他们就会有一些赎回的动作,这都是可以理解的。我觉得只要我们产品在同类里面持续做的比较好,就可以。大家通过定期报告可以看到,今年上半年海富通改革驱动的规模又逐渐上来了。

  所以规模变动的因素很多,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事情。当然对基金经理来说,当然希望规模长期增长。但从主动性来说,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业绩做好。

  总体来说,我的专注点是拓展能力圈,在能力圈内做好自己的事情。

  怎么看待“80%的基金经理都没有获取阿尔法的能力”——这还是定位的问题,在自己的能力圈范围内做,就比较容易获得阿尔法收益。不要轻易去尝试你不懂的东西,因为大家都是有考核压力的,如果定力不足,可能会追着市场跑,这也是单一排名的后果。但经常干能力圈范围外的事情,那肯定是做不出阿尔法的。现在大家也越来越知道,需要专注到优势领域中,把眼光放长远点。

  当然这话说得容易,但排名、业绩天天都在基金经理身上背着。要想去关注长期业绩,需要从公司管理、投资者理念、基金经理等各方面去做改善。

  比较擅长的方向——每个基金经理其实都有自己的能力圈,简单来说可以分为五种:大金融、泛消费、成长股(TMT、高端装备等)、中下游的制造业(汽车、电子等,和消费挨得近)、偏上游的制造业(有色、煤炭等等)。像我这样配置型的基金经理,可能是在几个板块上有优势,但总体上是相对均衡的,不能有弱板。如果要我给自己打分,假设是0-100分,我在大金融板块能力强一些,能到80分;科技、成长股投资上,能到70分;中上游制造业投资上能到60分;中下游制造业和消费品投资上应该就比较弱一些,这两年我们也在补短板。另外,公司内部我们也有在大消费投资上比较强的投资力量,大家也有一些交流。

  对于我这样的基金经理来说,能力圈相对比较平衡,所以我们要有行业轮动和把握机会的意识。而买我们产品的客户,他并不是要求我始终冲在最前面,比如现在是泛消费一枝独秀,那么我们的客户不会说要求我去跑到市场最前面,因为这不是我最擅长的,但我们在大多数时候表现都不会太差。我们是有风格切换的,假设明年又切换到科技行情,那么我们也是能把握住机会的。而对于能力圈和风格比较单一的基金经理来说,他们在某个领域研究特别深,那么客户买他的产品,肯定是看重的他这个领域的突出能力。

  长期持有我们产品的客户来说,如果我们每年都能跑赢或者跑平市场,那么就是比较符合客户期待的。比如去年市场偏股基金跌了25%,去年我们产品也没有比市场更差。今年市场涨了20个点,我们跑赢大概30个点左右,那么客户体验就还是比较好的。

  比较成功的案例——重仓个股的,主要是自下而上风格的基金经理,他们对看好的股票可能会有十个点甚至更高的仓位,主要把握个股机会。我这种投资风格上,不在于抓住了一两只大牛股这种,因为个股的配置比例一般不超过5个点。成功了也不会对净值产生特别大影响,我们产品其实还是致力于方向正确,比如某段时间我们在低位布局了大概十五个点的地产股,十个点的计算机行业,这就给组合带来了不错收益。

  能管多少亿规模——均衡配置型选手来说,配置比较分散,所以对规模上没有太大约束,基本上百亿也不会有大的问题。但目前市场上其实百亿的资金很少,我觉得我们产品在二三十亿就挺好的,不会去过于追求规模。投资方法是相通的。

  难忘的经历——难忘的经历一般都是痛苦的回忆,但对于基金经理来说,能从中走出来那就会获得成长。我是2012年开始管产品,下半年业绩挺好的,主要是因为之前做过房地产和大金融行业研究,当时市场是这两个行业表现比较好。所以作为菜鸟基金经理,一上来就能跑到全市场前10%,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但是2013年后,市场风格转到成长类投资,我从前10%掉到了后10%,压力也很大,发现市场涨的都是自己看不懂的。怎么调整?就是行业团队协作加自己的刻苦努力。有一段时间基本上是每天晚上熬夜研究、大量的行业交流,有一定把握后再尝试着配置一点点,感觉还可以之后再去做正常配置。就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学习和研究下,自己的投资能力圈得到了拓展。所以我虽然原来做研究员是做房地产投资,但13/14/15年市场偏向成长风格时,我的成绩在全市场也是前三分之一,没有落后太多。这个重要转变就是13年,但现在回头来看当时压力蛮大的,包括高强度的工作、心理压力、整晚睡不着觉等等,当然也很感激团队和领导的帮助。

  去年也是比较大的洗礼,发现投资原来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性。我们原来专注于国内资本市场,现在发现还要去研究全球等等。